关注数学发展弘扬科学精神

关注数学发展,弘扬科学精神,专注数学科普

您的位置:主页 > 数学大家 > 从两会到数学:尊重成才规律,给予学术土壤

从两会到数学:尊重成才规律,给予学术土壤

作者:数学经纬网发布日期:2022-04-24 20:10浏览次数: 来源:原创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袁亚湘做客中国教育报刊社“两会E政录”融媒体访谈。袁亚湘委员说,现在年轻人新到单位,都在竞争,有些人脱颖而出申请“优青”“杰青”,慢慢就开始追求更高的“帽子”,就成了战略科学家、领军人物。实际上青年人才的成长规律并不一定是这样的。

比如,中国数学界陈景润攻克的哥德巴赫猜想。我记得杨乐先生说过,在那个时候评优青、杰青,多少个都轮不上陈景润。现在的做法是把年轻人放一起评一个最好的,然后给很多支持去捧。至少从陈景润身上,如果当年这么做可能就做不出来。我们现在这样做,很可能把一些有潜力的、真正能成为伟大科学家的人抹杀了。

袁亚湘并非要说评优青、杰青不好。而是想说,人才不是我们评来评去被捧上去的。评杰青,优青有他的宣传意义,但不是评判人才的唯一途径。

我们借助评优青、杰青,确实能给那些在学术领域有突出表现的个人提供很好的支持,尤其是资金方面的大力帮助,这是很好的一面。但不能止步不前。同时我们也要看到这么大的中国一定也有一些有潜力的、真正能成为伟大科学家的人。可能这些人,就在某个普通的大学任教或在某个研究所搞科学研究。在评优青、杰青方面,他们未必能够占有多大优势。有人会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但我们要说,“好钢用在刀刃上”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做出的相对最优的选择,我们不可以把它绝对化,因为它同样有它的适用范围。我们不能脱离一定的历史条件来谈这个问题。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以及国家对基础科学研究的不断重视,我们整个社会有必要去从多角度去综合考虑、评估人才,给更多的科研工作者提供更加适宜的成才的土壤。

这就像,一粒种子要想长成参天大树,不仅需要肥沃的土壤,还需要水分、阳光和适宜的温度。没有这些有利因素的加持,一粒种子基因再好,也无法长成参天大树。人才培养也同样如此。下面以陈景润为例。讲一下他是如何在华罗庚的帮助之下茁壮成长的。这或许会给我们更多启示。

陈景润的故事

陈景润是华罗庚的得意门生,是华罗庚一手培养起来的人才。陈景润也从来不会忘记华罗庚对他的知遇之恩。他们两个人的师生情在数学界是很有名的。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初,陈景润在厦大图书馆专心研究数学难题,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文弱的学生,但是心中有着别人没有的斗志。他不管是寒冬还是酷暑,都在废寝忘食地学习,专心研究数学难题。

从两会到数学:尊重成才规律,给予学术土壤

那时候研究室的李老师对他很是欣赏,于是鼓励他专心研究华罗庚的书。陈景润听了李老师的话更加废寝忘食地学习了。为了能够更加方便地学习,他把书拆成一页页,放在自己的口袋里,这样无论去哪都可以拿出来学习。

陈景润每天每夜读华罗庚的书是有原因的,他想要突破前人的成果,想要在数学领域更进一层。这无疑就是在挑战权威,但是李老师鼓励他说:为什么不能推进前人的成果呢?于是陈景润更加大胆勇敢地挑战华罗庚。

陈景润就像年轻时的华罗庚一样对数学的痴迷简直是到了一定的程度,他甚至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把一本书吃透,按照自己的方法对练习进行演练,而且在一些问题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终于他第一次的试验成功了,李老师在看过他写的论文以后,建议他拿给华罗庚本人看。

有一天,著名的数学家华罗庚收到了一位普通中学青年教师的来信。信的大意是:我读了你写的《堆垒素数论》,觉得这本书写得很好。可是经过反复核算,发现有一个问题的计算错了。这好比是在明珠上蒙上了一粒微尘,希望您能更正。

华罗庚读完信,翻开书来看,再一算,果然有错,他赞不绝口:“真是太好了,他的意思完全正确,他很有才华。”

从两会到数学:尊重成才规律,给予学术土壤

华罗庚在数学研究会上宣读了这封信,陈景润也被邀请来参加会议。就这样,华罗庚从自己的错误中发现了一个难得的人才

后来一篇轰动全中国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使得数学奇才陈景润一夜之间街知巷闻、家喻户晓。1973年3月2日,他发表了著名论文《大偶数表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二个素数的乘积之和》(即“1+2”),把几百年来人们未曾解决的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大大推进了一步,引起轰动,在国际上被命名为“陈氏定理”。

陈景润有着超人的勤奋和顽强的毅力,多年来孜孜不倦地致力于数学研究,废寝忘食,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在遭受疾病折磨时,他都没有停止过自己的追求,为数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他的事迹和拼搏献身的精神在全国各地广为传颂,成为一代又一代青少年心目中传奇式的人物和学习楷模。

结语:

正如袁亚湘委员所说,如果用现在的方式对待当年的陈景润,或许我们并不会知晓这样的一个人。袁亚湘说:我们要尊重青年人才成长规律。这话是很对的,孔子讲教育要因材施教,这其实就在讲教育要尊重青年人的成长规律,按规律办事。那么青年人才成长规律是什么呢?我们或许从陈景润身上看到了天赋和勤奋。的确这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光有这些还不够。走学术研究要解决一个前提,就是你是基于什么目的走学术的路?你研究什么样的学术?陈景润也在走学术的路,但是不要忘了,他写文章不是为了评职称。陈景润成功的关键是在于他远大的理想抱负,他想的是我能为国家做些什么。这种追求是不为名不为利的,是十分纯粹的,但他的动力非常足。这样的人,我们让他的生活、让他的科研环境改善一点有什么不好呢。不仅如此,我们还要尽可能多地包容他们,多些耐心,少些急功近利,更不能揠苗助长。有人会说,你在中国能找几个像陈景润那样的人呢?我们说,要允许社会有试错成本,而且即便现在也还没有,难道贡献比不上陈景润的就一定贡献小嘛?就不值得为他们投入嘛。我们希望未来的中国,能多出像陈景润这样的人。不仅是陈景润,还要像屠呦呦、像袁隆平这样的人来。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做陈列之用)

[责编:云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