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数学发展弘扬科学精神

关注数学发展,弘扬科学精神,专注数学科普

您的位置:主页 > 数学科普 > 数学与文学

数学与文学

作者:《数学美拾趣》发布日期:2019-10-11 23:11浏览次数: 来源:文章整理

文学与数学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条道上跑的车,实则文学与数学有着奇妙的同一性

(一)数学与文学的结合

先看几位着名文学家关于文学与数学的远见卓识:

雨果说:“数学到了最后阶段就遇到想像,在圆锥曲线、对数、概率、微积分中,想像成了计算的系数,于是数学也成了诗。”

数学与文学

图片1

福楼拜说:“越往前走,艺术越要科学化,同时,科学也要艺术化,两者从山麓分手,又在山顶汇合。”

数学与文学

图片2

哈佛大学的亚瑟·杰费说:“ 人们把数学对于我们社会的贡献比喻为空气和食物对生命的作用,我们大家都生活在数学的时代——我们的文化已’数学化‘。”

我国着名科学家钱学森提出,现代科学六大部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数学科学,系统科学,思维科学,人体科学)应当和文学艺术六大部门(小说杂文,诗词歌赋,建筑园林,书画造型,音乐,综合)紧密携手,才能有大的发展。

文学与数学的同一性来源于人类两种基本思维方式——艺术思维与科学思维的同一性。文学是以感觉经验的形式传达人类理性思维的成果,而数学则是以理性思维的形式描述人类的感觉经验。文学是“以美启真”,数学则是“以真启美”,虽然方向不同,实质则为同一。而文学与数学的统一归根到底是在符号上的统一,数学揭示的 是隐秘的物质世界运动规律的符号体系,而文学则是揭示隐秘的精神世界的符号体系。一为重建世界的和谐,一为提高人类的素质。

人类文明经历了两次分化——艺术与科学的分化及艺术、科学本身的分化。如今又在进行两次综合——艺术本身的综合及文学 (艺术)与数学(科学)的综合。

(二)数学在文学中的应用

《数学——科学的皇后和仆人》一书的作者,美国着名的数学家倍尔的“倍尔数”与诗词有着奇妙的联系,应用倍尔数可以算出诗词的各种押韵方式,这在大诗人雪莱的《云雀》及其他名家的许多诗篇中得到验证。

美国大数学家伯克霍夫曾发表《美学的数学原理及其在诗和音乐中的应用》的演讲集,表现了数学家对诗和音乐的关注。

我国律诗的平庆变化错综复杂,难以掌握,但如果从数学观点去认识,却是一种具有简单运算规则的数学模式,其中蕴涵着一种数学美。任何一种平仄格式都可化为一个数学矩阵,律诗和绝句的平仄矩阵共有16个,可归纳成一个律诗平仄的数学公式,为学习和掌握律诗和绝句的各种平仄格式提供了一一个可行的方法。可惜我国懂律诗的诗人中懂数学的人不多!

复旦大学数学家李贤平把《红楼梦》120 回当作一个整体, 以回为单位,从中挑选47个常用字(由于字的使用频率与作品的风格有直接关系)输人计算机,并将其使用频率绘成图形,从中可以看出不同作者的创作风格,据此,他提出了《红楼梦》,而程伟元、高鹗是全书整理的功臣。

(三)数学家与诗

在人们心中,大凡数学家日日夜夜痴迷于数学,时时都在和数学打交道。其实,不少的数学家的爱好是相当广泛的,他们不仅爱诗、读诗、背诗、吟诗,而且也会写诗。下面引用几位着名数学家的诗作,表明他们不但是第一流的数学家,同时也具有深厚的文学功底,在他们身上数学与文学已经熔于一炉

曾任美国数学学会主席、获世界最高数学奖——沃尔夫奖的数学大师陈省身教授,1980年在中科院的座谈会上即席赋诗:

物理几何是一家,一同携手到天涯,

黑洞单极穷奥秘,纤维联络织锦霞。

进化方程孤立异,曲率对偶瞬息空,

筹算竟得千秋用,尽在拈花一笑中。

把现代数学和物理中最新概念纳人优美的意境中,讴歌数学的奇迹,毫无斧凿痕迹。

数学家熊庆来是华罗庚的恩师,也是杨乐、张广厚的导师,当杨乐宣读完自己的第一篇论文时,熊教授即席赋诗赞美:

带来时雨是东风,成长专长春笋同。

科学莫道还落后,百花将见万枝红。

华罗庚教授也是一位能诗能文的大家,他的名句“聪明在于勤奋,天才在于积累”和“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 早已成为人们的座右铭,他曾为青年一代题了一首劝勉诗:

发奋早为好,苟晚休嫌迟。

最忌不努力,一生都无知。

倡导“理工科学生应该学些文学”的全国政协副主席、着名数学家和数学教育家苏步青教授,曾发表数学论文150篇,他把业余时间的诗作结集为《原上草集》,其序诗日:

筹算生涯五十年,纵横文字百余篇。

如今老去才华尽,犹盼春来草上笺。

笔者偶亦涉猎诗词,1996 年3月惊悉着名数学家陈景润院土逝世。感慨系之,因成七律一首以为悼念:

悼陈景润院士

“猜想”沉速痴亦狂,常人不解谓神伤。

哥峰攀越顶巅近,数国遨游物我忘。

院士辛劳终积疾,心灵化蝶仍飞忙。

“明珠”终究归谁摘?留与世间费思量!

1999年10月笔者获第四届“苏步青数学教育奖”一等奖。 在颁奖大会发言中,笔者曾赋诗首:

获“苏步青数学教育奖”一等奖喜赋

有幸中年步杏坛,青灯敬业未偷闲。

数园探美寻幽境,教术求新上艺山。

辛苦耕耘期有得,创新意识觉尤难。

谆谆长记苏公语,原草春翻笔下澜。

(四)数学家的妙对

1981年4月,华罗庚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科大”)讲学,同去的有张广厚、王元等着名数学家。4月的合肥,正是春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季节。华先生一行住在风景如画的“稻香楼”里朝南的一个小院子里,科大还专门派了一位医生倪女土照顾华先生。

华先生在科大生活很愉快,每天傍晚由同住的数学家陪他散步、聊天,也说说笑话。一天,华先生在住处,突然诗兴大发,他看着倪医生笑着对大家说:“我出一个对子,你们来对一下:妙人儿倪家少女”。

这个对子很难,其中“妙”字拆成了“少女”,“倪”字拆成了“人儿”,又与倪医生相应对。大家想了许久,实在想不出下联,最后还是由华先生自己说出了下联:“搞弓长张府高才”。

其中“搞”字拆成了“高才”,“张”字拆成了“弓长”,却正好又对着在座的数学家张广厚。大家惊叹不已,赞赏对联之妙。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仅做陈列之用)

[责编:大鱼]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